官方通报19岁四川男孩看守所死亡(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

2021年10月15日

“孩子的肋骨像鸡的骨骼,肋骨一根根,书包的骨头……”回想易思最后的样子,山浩也忍不住悲伤。

2020年11月4日,易思死于看守所。 看守所通知家属易思因病死亡。 家人不理解。 孩子本来就很健康,但他在看守所的四个月内经历了什么,变得这么瘦。

2020年7月4日,都江堰市19岁男孩易思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易思虽有精神障碍,但被拒绝取保候审,家人至今仍不知道易思偷了谁的手机。

易思的父母都是残疾人,爷爷患小脑萎缩,他是全家人的乐趣,不能让孩子不明就里地死。 家人必须为孩子寻求公正。

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家属:孩子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警方通报

19岁的男孩离家再也没回来

可以说是“不幸”、容易思考的家庭也不过分。

易思的父母都是残疾人,母亲是二级残疾人,父亲有点懦弱,爷爷患有小脑萎缩。 易思2016年在成都西南儿童医院被诊断为发育迟缓、情绪障碍、智力缺陷,2018年,在成都安定医院被诊断为精神障碍,2020年6月,易思获得精神三级障碍残疾证。

易思和姥、姥爷和父母五人住在都江堰市。 妈妈有80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 姥爷和姥爷每月的退休金共计4500元,每月5000多元的收入是全家5口人的全部生活来源。 为了弥补家庭,78岁的姥爷和74岁的姥爷至今仍24小时轮流在小区门卫值班。 “父亲做了十年的门卫,每天晚上都睡在小区的门卫室里。”易思的阿姨山浩说。

生活不容易。 易思一直是全家人最大的乐趣。 他虽然智力有障碍,但是性格孤僻内向。 “他胆小,有人做错了事,说他做了,他很害怕,承认是自己做的。 ”山浩说,2019年,家人带着易思在成都安定医院接受检查,诊断证明易思有强迫、抑郁、偏执等症状。 据诊断,易思总是莫名其妙的担心、害怕、心理脆弱,倾向于自责,可能有孤独感。

易思到了初中一年级就辍学在家,在家里很无聊。 他喜欢离开家,在小区里闲逛,父母照顾不了他。 爷爷奶奶老了,跟不上易思的步伐,只能放任他自己去玩。 易思不会离家太远。 通常下午出门,晚上自己回家,几次,易思不见了,附近的人认识他,把他送回家里。

但是,2020年7月2日下午,易思离开了家,却永远没有回来。

家人:警察说残疾证是假的

易思的姥姥记得,2020年7月2日下午,易思出去玩,那天没有回家。 “我和他爷爷晚上出去找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找到。 我想我可能又走了,会有人送他回去的吧。 ”

易思的姥姥和姥爷几乎整晚睡不着,等着孩子回家。 7月3日晚8点左右,都江堰蒲阳路派出所民警接到电话,称易思因偷手机被逮捕。

7月4日,根据都江堰市公安局出具的《拘留通知书》报告,易思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

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家属:孩子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警方通报

“易思的父母有智力障碍。 我在国外打工。 孩子的爷爷和奶奶去派出所调查了情况。 ’山浩说,姥爷和姥爷想拿着易思的残疾证和稳定医院出具的精神障碍证明书去蒲阳路派出所,为易思申请取保候审。

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家属:孩子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警方通报

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家属:孩子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警方通报

几天后,两个老人再次去派出所询问取保候审的情况。 “妈妈说,警察说孩子的残病证是假的。 派出所带着孩子去了医院。 检查精神正常。 我问妈妈在哪家医院检查过,警察拿着单子晃来晃去,没仔细给妈妈看。 母亲让他们把以前送到派出所的稳定医院的精神障碍诊断证明书还给我,说警察弄丢了。 ”

两位老人无奈地回家后,得知易思被转移到成都市看守所,说:“老人想给孩子送衣服和钱,但不让孩子见。” 据山浩称,房子前面没有卖手机的商店,派出所也没有通知家人偷手机的地方。

“孩子的肋骨像鸡的骨骼”

因为疫情,家人不知道易思的情况,但直到2020年11月4日中午,民警找到了门卫值班的易思老爷爷,控诉易思病得很重。

“父亲有点小脑萎缩,头脑不太清楚。 听说孩子病了,还想着不管怎样都能见到孩子。 ’山浩说,父亲跟着警察去医院,在路上,父亲问警察:“下次我去,你能给孩子生活费吗?”

据报道,山浩的父亲被带到成都市看守所后,易思于11月4日11点左右死亡。

孩子是怎么死的? 除了悲伤之外,容易思考的家人还需要答案。 11月6日,回家的山浩陪同家人来到成都市看守所询问,看守所工作人员介绍了易思死亡的过程。

“警方说,11月4日凌晨3点,孩子说肚子疼,看守所的医生给了他缓解腹痛的药。 早上7点,监狱的朋友按门铃说孩子更痛苦了。 医生去了,说检查一切正常,可能是低血糖。 9时,巡逻医生看到孩子失去意识,先将孩子送往成都英都正诚医院救治,在医院救治后,立即转院至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在医院救治山浩说。

山浩说,民警介绍情况后,常驻成都市看守所的检察官表示:“孩子很瘦,具体死亡原因最好通过法医鉴定。”

之后,家人来到殡仪馆,见到了伊的遗体。 “孩子的肋骨像鸡的骨骼,每根肋骨都有。 骨盆立了,有书包的骨头,很可怜……”。 即使想起ee最后的样子,山浩也无法忍受悲伤。 她说,阿伊以前是个胖男孩,不能理解孩子在看守所的四个月内经历了什么,变得这么瘦了。

根据成都邛都正诚医院门诊病历显示,易思于2020年11月4日至10:28就诊,就诊前30分钟出现呼叫,门诊患者面色苍白、肢端冰凉,压迫胸外心脏,经静脉通道后转入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

四川19岁男孩看守所死亡,家属:孩子肋骨像鸡骨架一样,警方通报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病历显示,就诊时,患者呼吸心跳停止,双瞳放大,经急诊科抢救无效死亡。

为了孩子,必须听其言

易思去世后,他的母亲受到了刺激,每天都到家门口等孩子。 当看到其他孩子经过时,他说:“没有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死了,死在看守所……”

孩子的爷爷可能小脑萎缩,还不明白易思的离开。 突然,我问老伴。 “孩子怎么还没回来吃饭? 要不要去找? ’祖母是五个人中唯一智力健全的,她也遭受了最大的痛苦,许多夜晚,74岁的老人反复做噩梦,嚎啕大哭掉到床底下……

至今,易思的家人仍未得到孩子的死亡原因。 “看守所说孩子生病去世了。 因暴病去世的可能是心肌炎,但孩子没有心脏病。 ”

据山浩称,经过沟通,她在看守所观看了易思2020年10月19日至10月30日的监控录像。

据山浩介绍,10月19日,监控拍到的易思瘦了,脸上颧骨、肩胛骨、髌骨明显突出,每次吃饭监狱朋友都分他饭,易思处于疲惫状态,大部分时间靠在墙上,

从10月24日开始,易思出现呕吐、腹痛、反复上厕所等症状,越来越瘦。 山浩表示,他以看守发生疫情为由,至今未向她展示11月4日事件前4天的监控录像。

山浩说,法医为易思进行了尸体鉴定,“只说没有明显外伤,是口头告知的家属”。

“孩子有精神障碍,为什么不等待审查呢? 孩子出了什么事,半个月前出现身体不舒服的症状,越来越瘦,看守所为什么不通知家人或者带孩子去看病; 你说是孩子偷的,偷了谁家的东西? ”山浩说,全家都诚实守信,易思是全家最大的喜悦,不能让孩子明明白白地死去,要为孩子辩解。

针对易思在看守所死亡的案件,代理安徽看守所死亡案件的知名律师周兆成进行了法律解读。

“根据我国看守所条例和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的规定,看守所关押犯人的,应当进行体检,患有精神疾病或者急性传染病的,不关押。 对有精神疾病可能性的人,由事务机关负责鉴定。 ”。 周兆成律师认为,在本案中,如果易思确实患有精神病,体检未检查或经家属出示证据后未再次核实,看守所和事务局应对易思羁押死亡行为负责。

在山浩的表现中,根据监控记录,出现了“每次吃饭,监狱的朋友都分他的饭去”的情况。 周兆成律师认为,根据规定,服刑人员(犯罪嫌疑人)在羁押期间的伙食按规定标准供应,禁止扣分、冒用。 关于家属的说法,有必要由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如果家属反映情况,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认为长期与监狱的工作人员一起分食物进行

另外,周兆成律师认为,看守所配备必要的医疗器械和常用药品,囚犯(犯罪嫌疑人)生病时,必须及时接受治疗。 需要去医院治疗的,当地医院应当负责治疗; 病情严重的可以依法取保候审,易思长期出现腹泻、呕吐等不适情况,最终看守所未能及时送医治疗的,违反本法规定。

“如果家属说的属实,并且有证据证明办事机构和看守所存在违法违规的,家属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周兆成律师表示,对于争议中的看守所死亡事件,看守所应当及时上报,依法调查死亡原因,及时向遗属完全公开调查结论和依据。

周兆成律师可以建议家属的理性维权,聘请专业律师请求公安机关鉴定死者死亡原因,如果有证据证明公安机关有过错,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

就易思在看守所死亡一事,津云新闻记者给成都市看守所副所长打了电话,电话被该所长挂断。 随后,记者联系了成都市看守所医疗大队的房主打来的电话。 施主表示不能自由接受媒体采访,记者试图联系易思所在看守所监区的负责人,但没有人接到该电话。

山浩表示,家人就易思在看守所死亡一事向警方报案,但易思居住地和死亡地附近的几个派出所未立案。

10月14日早晨,成都警方发布情况通报:

2021年10月13日,据报道“一名19岁的四川男孩死于看守所”,引起舆论关注。 对报道所涉及的状况进行通报。

一、某易死亡的相关情况

易某,男,19岁,甘肃省迭部县人,在都江堰市暂住,无业,多次有违法犯罪前科。 2020年7月3日,因涉嫌盗窃罪被都江堰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拘留在都江堰市看守所; 7月21日,四川西南司法鉴定中心发布司法鉴定意见。 被鉴定人易某具有“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 7月29日,因疫情原因转入成都市看守所羁押; 8月7日,被都江堰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9月28日,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2020年11月4日凌晨,易某身体不适,看守所接到报纸后,驻地医生和成都邛都正诚医院医生立即展开医疗救治,上午10时20分,转送到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救治,10时48分,抢救无效死亡,医院诊断为呼吸心跳停止

易某因病死亡后,成都市看守所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制发《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处理规定》 (以下简称《死亡处理规定》 ),及时将遗体送往殡仪馆保管,并及时向上级公安机关报告死亡情况,通知遗属。 11月6日,看守所民警陪同家属前往殡仪馆观看遗体。

成都市公安局根据《死亡处理规定》存档监控录像,查看监控录像,询问该监狱人员,询问民警和医务人员,调查认定看守所执法合规性。 成都市人民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经检察监督表示:“监督民警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 法医尸检表明,可以排除易某致死性损伤死亡,检方也未发现监察官有体罚虐待行为。 如果需要明确死因,建议进行全面尸体解剖。 ”

二、依法处理情况

由于易某死亡后,家属拒绝查看监控录像,拒绝尸检,不承认公安和检察机关的结论认定,没有法律依据提出巨额赔偿,成都市看守所未能根据《死亡处理规定》进行后续处置。 在成都市人民检察院驻地检察官的监督下,看守所在近一年内与死者家属进行了40多次沟通协调,释法讲道理,建议家属通过司法程序明确死因、责任,有序开展善后处置。 遗属一直拒绝合作。

截止到2021年6月,遗属聘请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作为代理人,同意尸检,提出观看监控录像的申请,并于7月5日向我局提交了《关于同意对易某某进行尸检的情况说明》。 看守所与家属取得联系后,家属提出选定鉴定机构,由家属批准,但具体机构尚未明确。 我局和遗属的沟通协调工作一直在进行,但至今仍坚持提出没有法律和政策根据的巨额赔偿请求。

三、其他相关情况

1、根据网络报道,关于“看守所内的监控摄像头不让家人看到”的情况

遗属在律师的陪同下,观看2021年7月7日至10月11日在成都市看守所2020年11月1日7时完整的监控录像、2020年11月1日7时至11月4日事件的监控录像,律师和遗属经协商向看守所提交选择日期后观看。 网上说:“以看守发生疫情为理由,没有出示11月4日事件前4天的监控录像。”

2、网上报道说:“孩子的肋骨像鸡的骨骼,他经历了什么? 的情况

从成都市看守所事件前15天的监控录像来看,易某饭量不大,每次饭后都有剩余,其剩余的饭菜由监狱内负责回收餐盘的拘留者处理,也有易某亲自喂其他拘留者吃饭的情况。 据调查,不存在该监狱人员的虐待、欺凌等行为。

看守所医疗记录显示,易某未报告在拘留中罹患严重疾病或慢性消耗性疾病,其健康状况和死因需通过尸检等司法鉴定手段查明。

3、关于网络文件所称“家属申请保险被拒绝接受审查”的情况

调查结果表明,死者家属从未提出过保证审查申请。 网上说不真实。

资料来源:津云新闻,成都公安

资料来源:河南商报

联系电话 400-6065-301

留言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SSL operation failed with code 1. OpenSSL Error messages: error:14090086:SSL routines:ssl3_get_server_certificate:certificate verify failed in /home/wwwroot/www.lyganguo.com/common/footer.php on line 133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Failed to enable crypto in /home/wwwroot/www.lyganguo.com/common/footer.php on line 133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s://www.jklyqc.com/static/js/htmltest.js): failed to open stream: operation failed in /home/wwwroot/www.lyganguo.com/common/footer.php on line 133